迷惘的魔族少女

曾经试图成为一名小说家,让所有人看得见自己的文字
似乎成为了一名失败者
比起这个,你知道青环海蛇吗?

和姬友一时兴起的圣诞贺,结果两个拖延症元旦都过了一个星期才完成×

艾特一下姬友 @安静当个美少狼 我爱她一辈子!×

也许会成为新邪教?本来写的时候没考虑太多的×然后就觉得还真是挺好吃×

幼稚园的文笔连标点符号也不会用×对不起大家【鞠躬】

  永恒者不知道从哪讨来得半大幼崽,突然养起了猫
  花色浅淡的大型布偶猫温驯又善解人意,覆盖着柔软长毛的躯体总是俯卧在沙发的角落,安静梳理毛发或者打着呼噜,少年冰冷的手指探进一团温暖的躯体中总是会抖上几抖,接着会在猫儿发出安抚似的咕噜声后再缓缓运动指尖,抚摸皮肤与毛发
  布偶的窝实际上安置在统治者的办公室里,两人本来便没有真正的固定居所,经常是军方高层分配什么别墅公寓,然后就随意收拾下基本没多少的私人物品搬迁过去,东西越收拾越少,最后只剩下常呆的办公室留有双方同样熟悉的痕迹
  猫儿似乎挺喜欢窝在统治者的大腿上睡午觉,午后温暖的阳光里热乎乎的大毛团给疏于运动的双腿添上一份沉甸甸的重量,永恒者就坐在办公椅旁侧的窗台上一页一页翻着书,上面写着些关于机械运作原理的方程和计算电压的公式,来自于机械师团队的慷慨馈赠,他就这么一边打着哈欠,另一边在统治者专心处理文件时将手伸到对方的大腿上轻挠猫咪的下巴
  但终归这对搭档的目的地还是战场,炮火轰鸣间大地震颤,机枪不停喊叫出尖锐的嘶吼,帐篷里的猫却还是安安静静,冰一样浅蓝的眼瞳注视着两位主人远去的方向
  随后夜幕降临,交战区死亡般的安静
  永恒者以一个随意的姿势坐在曾经固定机枪用的大石头上,胳膊搭在支撑平衡的膝盖仰望月亮,今天是新月刚露脸的日子,白蒙蒙的光荡起圈月晕,他嚼着据说是新配方的细条状军粮,默默地想味道还不错,像是情人节着急时加热得快煮糊的巧克力
  布偶略有点发胖的躯体轻盈的跳到了少年身后,和他背靠背的坐在一起,注视同一片天空
  猫是永远的独行动物,少年不死的躯体也终将永恒于时间,静默注视着所有熟识之人踏入安眠
  星星随着夜深也越发明亮,不知不觉少年手里的军粮被吃的所剩无几,将最后一根叼进嘴里拍了拍手掌上的碎屑,半片影子却在垂眸时遮住了本就稀疏的光亮,永恒者抬起头,统治者的脸被侧面斜斜撒下的月光照亮,他似乎在笑,身上还有些火药味和保养步枪时独特的油脂气味,于是少年也弯起嘴角,口中的粮食画了一个小小的弧度,影子蔓延了过来,统治者低下头张口含住在眼前乱晃的军粮,接着一点点咬断咀嚼,永恒者的反应不太大,也是慢慢的占领属于自己的部分,两个人的嘴唇在逐渐缩短的食物间靠近,最后同时咬住中央,触碰在一起
  饼干折断了,这个也许不那么正经的吻却没有结束,他们互相试探着对方,唇瓣交叠起来又错开,舌尖碰触到就如同受了惊一样缩回,也没多久就向着两个方向退去,分开
  永恒者眯着眼睛,和布偶猫同时打了个哈欠
  剩下的窃声私语就全部埋没在了猫咪的呼噜声里,无人知晓

Neureax Worm ——吞噬代价

第一篇原创文

可能会是黑历史一般的存在(。

文渣,文渣,文渣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借鉴瘟疫公司游戏种族(不

如果以上可以接受,谢谢?


第一章

晴朗碧蓝的天空,拂过脸颊略带寒意的微风,翩然从枝头坠落的叶片,这是一个秋天,对于生活在这座

城市里的人们,再平常不过的秋天

只是一个秋天。。。而已?

-----------------------------------------

我们,是谁?

我们,是什么?

我们,该去做什么?

。。。活下去,对吗?

在人们觉察不到的角落,静静的出现了一群小东西

淡金色的柔软表皮,却有着一对让人不舒服的硕大红色鄂齿,扭动着短小的细弱身躯,从下水道的缝隙,枝桠的分叉,石头与地面的交界处爬出。红色鄂齿紧紧咬住猫狗的毛发,鸟儿的翼羽,人类的衣料,然后,朝着头颅的方向前进

活下来,活下来,去咬住它们的头皮,像是寄生虫一样紧紧攀附住自己的宿主,让卷须和它们的神经纠缠在一起,影响它们的感觉,引导它们的身体,捕获和控制它们的思维

这么做,可以活下来

无数淡金色的异型小生命像是受到了什么命令一般,偏执的让人恐惧

但是,人们没有注意

他们不会在意猫狗惊恐的吼叫,只会疑惑和加以训斥,他们不会在意鸟儿颤栗的啼鸣,只会高声的诅咒

这个吵闹的世界,他们也不会在意,衣服皱褶里的灰尘和那微小的恐怖生命

于是,他们爬进了人类的发丝中,在头顶狠狠挥下自己的鄂齿,再也不和宿主分离

路边长椅旁,一棵格外高大的枫树尽力伸展着枝叶,温柔的庇护着所有停留在此的生命

当然也包括那些小小的生命,和它们的女王

它就那么静静的伏在一片枫叶的背后,身体的长度就和枫叶一样,表皮不再柔软而是覆盖了一层光滑而略显狰狞的暗金色外骨骼,尺寸惊人的鄂齿宛如刚刚浸润了鲜血般散发出一种危险的暗红色泽,从上俯视着,仿佛就是在巡视自己的国度。

要活下去,就要找到“外皮”

王是危险的,骄傲的,也是挑剔的

但是,我们究竟是什么,从哪里来,目的又是什么?

王的鄂齿合拢一下,又再度张开

仅仅能从上一个宿主脑海里只言片语的记忆中,得知人类对我们的称呼

Neurax Worm

蠕虫

-----------------------------------------------

晴川大学,正午十一点五十分

校舍顶端的大钟发出悠扬的声响,预示着莘莘学子们一个上午的课程结束

从各个教学楼中涌出的人流,最终在学校大门汇聚成了一道洪水般的壮观景象

卷发披肩的女子艰难的挥舞着手臂,好不容易才从人民的大队里脱离出来,扶着膝盖喘了口粗气,脑袋左转右转,眼尖的看见了一抹转瞬即逝的红黑色

“喂!终于抓到你了!”女子追了上去,一把拍在了前面正专心致志点击着手机触摸屏的人肩上

在触摸屏上滑动的纤细手指停顿了一下,慢了半拍后手机的主人转过头来看着笑嘻嘻的卷发女子。“什么事啊?”“哎呦不是说好了下午一起去吃冰淇淋嘛~”女子一把揽住了那人的肩膀“你不会反悔吧~汐流~”

被称为汐流的少女想了想,打开手机的锁屏看了看时钟“哦,今天是茉子你的生日。。。什么是今天吗?!”汐流愣了一下,恍然大悟一般说着“纳尼难道你忘记了?!”茉子两只手抓住对方的肩膀使劲摇晃起来,脸上一副活吞了你的表情“你上个月十九岁生日我可是准备了三个月之久啊!让你陪我生日吃个冰淇淋你都忘记了?!咱们友尽啊岚溧.汐流!”

“我。。。我和你开玩笑。。。”汐流被晃得眼前发花,深金色的发丝无助的随风飘摇,头顶平时精神

竖起的触须似得两根呆毛也软绵绵的耷拉下来,淡红眼瞳中全是星星“我。。。没忘记你的生日。。。我搞错了日期以为是明天才到。。。礼物。。。礼物已经提前准备好了。。。”她一只手高举着手机防止对方拿它做发泄目标,另一只手伸进深红色卫衣的口袋里摸索着,“你看”汐流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绑着淡紫色缎带的银色盒子,递给对方“我从大上个星期就看见你盯着这个流口水了,又不是很贵。。。”茉子接过之后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块小巧的手表,猫脸形状的表盘显得俏皮可爱,手工编织的表带戴起来既舒适又特别,表盘的玻璃后用华丽的花体字母刻画出她名字的缩写,显然是事先定制“因为定制起来很麻烦嘛~汐流你知道我最讨厌等了~”收到礼物的茉子显然相当开心,抱着汐流的脖子就把嘴唇朝她脸颊上凑“就知道汐流最好了来来来亲一个~”汐流无奈的一边推着对方的脸一边向后仰头,脸上的笑容高兴中透着点无力感“又能等多长时间就是在表盘上刻个字母而已,还有茉子大家都在看着呢会被误会啦”“误会就误会有什么关系嘛~嫁不出去我就和汐流凑合凑合过得了来来来让我亲一下嘛~”“茉子!手机!我的手机要掉啦!”。。。和汐流一起入学的同级新生们呆愣愣的围观着两个女孩的亲昵打闹,而高年级的学姐学长们则是一副“啊,这就是青春啊”的欣慰表情一起围观了

过了能有十多分钟,汐流终于从茉子的嘴唇下抢救回了自己的脸颊和手机,带着露指手套的左手捂着脸无奈的笑着,直起腰来舒展了一下身体“好了茉子,该走了,都快要一点了,一会你喜欢的抹茶口味就要卖光了哦”说着从运动裤的口袋里抽出一根百醇咬在嘴里,单手叉腰看着手机屏幕“又是草莓香草的百醇,汐流你就不换个口味尝尝吗?”茉子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坐在路边花坛的基石上,顺手也从汐流口袋里抽了根百醇咬成两半,一口吞掉,仰头望着高远的碧色太空,吹了个口哨“嘿汐流,我果然喜欢秋天”“恩,我也喜欢”汐流伸出没带手套的右手拉茉子起来,对于她故意又捏又揉的揩油行为表示了默许“去吃冰淇淋还是喝杯热红茶?路边那家卖杯装饮料的店今天有泡柠檬红茶哦”“哇还是汐流你了解我!走走走马上去啊一会红茶都没了!”茉子兴奋地拽着汐流跑去买热茶,汐流只是不紧不慢的任由对方拽着开始专心玩手机,她了解茉子就是这样大刺刺的性格,看了周围没有车辆也就任由她去了。在汐流看了两话漫画三章小说还顺便通了一关游戏之后,热乎乎的红茶终于被递到了手里,咬着吸管和对方说说笑笑,两人很快就接近了路边一棵老枫树庇护的长椅。“汐流,我有点累了我们去坐会吧?”茉子拽着汐流胳膊就往长椅上拖,“那你也不用拖我啊。。。”随手把红茶杯子放在长椅的扶手上,汐流慢悠悠的坐了下来,活动了

一下脖颈发出轻微的“咯拉”声响“恩。。。稍微有点脖子酸呢。。。”“因为汐流总是抱着手机玩啦,手机和我比谁更重要啊”抬头看见茉子“幽怨”的眼神,她不禁噗嗤的笑出了声,“茉子你还说我呢,你不也是整天粘着笔记本电脑?”“额。。。那是因为我有重要的东西!”茉子一脸的神圣严肃,就差戴个光圈插对翅膀Cosplay某天使了,旁边的汐流只能再次无奈一笑,递给对方另一根百醇,茉子也不客气直接就用嘴接下,笑嘻嘻的再次开始和汐流讨论手机平板哪个更方便的问题。。。

----------------------------------

挑剔的女王看见了,两个新鲜“外皮”的到来

它嗅到了甜美的气味,就像是狮子闻到了羚羊的血肉,或者是嗜甜如命的人类路过蛋糕刚刚出炉的甜品



头上两根触须颤动了一下,将“视线”锁定在了深金发的少女身上

美妙的气味。。。是从那个人类身上传来的。。。真是。。。感觉饥肠辘辘了啊。。。

女王居高临下的看着还不知情的少女,外骨骼上狰狞的尖刺慢慢收回体内

找到了啊,美味的“外皮”


——————————TBC——————————